為了加強對「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」(TRF)的管理,立法院財委會今天提案,要求銀行銷售TRF等「高複雜衍生性金融商品」前,全部要先給金管會審查。從2014年中掀起的風暴,金管會經過三波的處理,名目本金金額大幅下降,而且經過這一二年人民幣貶值的震撼,TRF早已成了沒人敢碰的商品,早已陣亡,金管會現在祭出的任何加強監管措施,說穿了,都是為了應付立法委員。在TRF風暴前,人民幣「升升不息」,為了搶賺升值財,當時一堆投資人搶著到銀行要買TRF,有銀行賣得不亦樂乎,但也有銀行賣到心裡很不安,勸客戶不要買,還被客戶反嗆「以後不跟你往來」。就在這瘋狂的氛圍下,2014年5月起人民幣突然大幅貶值,這些買看升人民幣TRF契約的客戶蒙受龐大損失;後來人民幣又經過幾波貶值,客戶損失不斷擴大,許多貪圖人民幣升值可以大賺一筆的中小企業,不但沒有賺到,還賠到公司營運都出問題。不甘心賠錢的投資人,紛紛找上立委陳情,立委在「選民服務」的壓力下,於是打著保護投資人的名號開始向金管會施壓。在今天立法院財委會上,立委們一不做二不休,乾脆提案要求金管會,以後銷售複雜型衍生性商品,統統要事前送審,把台灣又推回「什麼都要審」的時代。因噎廢食是台灣金融產業發展不起來的最主要原因。TRF其實是很普通的商品,但錯就錯在,銀行為了衝銷售賣給想要賭一把的中小企業;投資人盲目跟風,看到有人買TRF賺大錢,就一窩蜂跟進,標準的羊群效益。放眼先進的金融市場,並非一蹴可及擁有理性的市場秩序,也是經過多次跌倒創傷後,才逐步建立完整的交易制度。但在台灣容易小題大作的氛圍下,每逢一出事,立法院一吵,一個商品或商機就立即被掐死。過去的現金卡風暴、結構債風暴,到現在的TRF風暴,都是在一陣喧嘩後徹底陣亡。封殺TRF或許無關痛癢,但一次把所有的「高複雜衍生性金融商品」一次管死,又是標準的因噎廢食案例。對國際投資人來說,在台灣買金融商品被管東管西,直接到香港或新加坡買就行了。有時不禁想問,立法院作秀式的選民服務,是幫到台灣社會、幫到台灣產業,或只是幫到自己的選票?

5D1BF6DCB069C195
, ,
創作者介紹

陳鈺婷

everetsarv55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